设为主页 收藏网站

今天是:loading...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项目动态

我市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助力脱贫攻坚

来源:巴中市政府网站    作者:巴中日报    发布时间:2016-05-16    点击数:loading...

  巴中,是秦巴山片区区域发展与脱贫攻坚规划三大中心城市之一。2012年,我市启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试点后,加快实施推进,让增减挂钩成为推动“巴山新居”工程实施的主要政策依托,将农村聚居点按社区化的宜居小区建设,配套培育特色乡村产业,同步实现了项目区群众的就地城镇化。尤其是在促进贫困地区统筹城乡发展方面做出了有益尝试,探索出了一条贫困地区加快推进脱贫攻坚、实现精准脱贫的新路。该做法得到了国务院汪洋副总理的肯定性批示。国土资源部派员来我市调研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助推脱贫攻坚工作时认为,巴中的土地增减挂钩结合“巴山新居”建设实际,创造性地开展工作,达到了试点先行和脱贫攻坚的目的。

  5月的巴中,明艳而动人。

  巴州区枇杷村一座座粉墙黛瓦的乡村新居掩映在绿树丛中,一条条水泥路直通农家小院,一个个大棚点缀在山野田间,一股股清澈的自来水流进农家院户,新修建的村文化广场设施齐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传来琅琅书声……这是我市土地增减挂钩项目结合“巴山新居”建设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助推脱贫攻坚带来欣喜变化的一个缩影。

  十二五期间,巴中结合“巴山新居”工程申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区73个,申请挂钩周转指标3061.95公顷。目前省国土资源厅已批准立项17个项目区,批复挂钩周转指标规模718.54公顷,累计投资36280.17万元,建成22个农民集中居住区、1579套安置房,复垦还耕1971.9亩。结合“巴山新居”工程实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有效改变了原来村庄布局散乱、基础设施落后和脏乱差等问题,改善了农村生产生活面貌,解决了农民住房问题,实现了农民增收和产业发展,加快了土地流转,为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为农民创收创造了条件,助力了全市脱贫攻坚。

  统筹城乡促发展

  增减挂钩项目与“巴山新居”巧妙契合

  2012年,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在我市开始试点。据了解,增减挂钩就是城镇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通过建新拆旧和土地整理复垦等措施,在保证项目区内各类土地面积平衡的基础上,最终实现增加耕地有效面积,提高耕地质量,节约集约利用建设用地,城乡用地布局更合理的目标。

  “增减挂钩不能单纯地考虑农村建设用地减少与城镇建设用地增加的问题。”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何小兵介绍,我市以增减挂钩项目为抓手,从总体上考虑产业调整和基础设施建设,尽可能让农民从散居变为聚居,通过生活方式的改变促进生产关系的调整,从而促进农村生产力解放,改变项目区贫困落后的面貌。为此,我们在项目实施中的新居建设不再是简单的修房建屋或简单的新农村建设,而是以新房舍、新产业、新设施、新风尚为主要内容,统筹考虑新村建设和产业发展,配套建设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推进水、电、路和社会事业、商业网点建设,并同步开展社会管理创新和环境治理工作的系统工程。

  我市于2011年启动建设的“巴山新居”工程,旨在统筹城乡的背景下,以变革农民群众生产生活方式为目标,以“建设新房舍、培育新产业、塑造新农民、形成新风尚”为主要内容,实施新型社区、产业园区、田园景区“三区同建”,推动农村居住社区化、生活市民化、生产现代化、文明城镇化。正如市委统筹办负责人所说:“‘巴山新居’不是简单的修房子,而是脱贫攻坚的有效抓手,是推进城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载体。”

  两者对比,不难发现,土地增减挂钩项目与“巴山新居“工程惊人的相似:都是推进农村建设的一次实践创新,也都是推动农村社会进步的一次深刻变革,更是加快脱贫攻坚步伐的有力推手。

  然而“巴山新居”建设的钱从哪里来,如何让农民住进新居并留下来,如何引导农民流转土地,使他们既能安居又能乐业,这都是“巴山新居”建设的制约瓶颈。土地增减挂钩项目的实施正好解决了“巴山新居”建设中的诸多困难。

  为全力发挥增减挂钩项目在“巴山新居”脱贫攻坚中的政策效应,市委、市政府建立了县(区)政府工作主体、乡(镇)政府实施主体、国土资源部门监管、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目标考核助推的工作机制,在规划选点、项目申报、组织协调、资金筹措、群众动员、配套政策制定等重要环节都由政府统筹确定。市委、市政府还将增减挂钩工作纳入了对县(区)政府的目标考核内容,考核指标涵盖项目申报、立项、指标验收等各个环节,力求以目标考核为手段,全力发挥增减挂钩工作在脱贫攻坚中的政策效应。

  拆旧奖补换新房

  平台搭建让贫困群众“建得起”

  南江县黑潭乡南鹰村聚居点,一幢幢新居在五月灿烂的阳光下闪着光亮。“国家给我补助了6万多元,我自己筹集了几万元,建好了这套新楼房。”村民谭德贵指着自家新建的房屋高兴地告诉记者,“如果光靠自己存积的那几万块钱,咋说也建不起新房子。”

  谭德贵口中国家给他补助的6万多元中,不仅包括政府补助的2万元,还包括拆旧的房屋、附属设施、院坝补助资金,以及节约的宅基地面积奖励资金。

  谭德贵原来的住房破旧,2012年9月,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拆掉旧土坯房,在村上的集中居住点建起了一座一楼一底的新楼房。一算账,才花7万多元,比自己修房至少节约了5万元。

  平昌县青凤镇龙井村贫困户张树林在拆掉自己的旧房后,利用拆旧奖补资金和自筹款也住进了公共设施齐全的聚居点。拆自己的旧房子政府还给钱,这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好事。

  谭德贵、张树林这样的贫困户能够建起新房子,完全得益于我市土地增减挂钩拆旧奖补政策的实施。

  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何小兵说,用增减挂钩解决农民建房资金问题,简单解释,就是引导农民集中建设居住区,将原来的旧房宅基地复垦,节约出来的指标拿到城里使用,将体现出来的“级差地租”拿回农村去,从而解决农户建房、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

  据了解,我市农村一套新房加装修一般在15万元左右,这对贫困群众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很多群众即使有政府解决部分补助资金也无力建新房。为帮助群众实现新居梦,市委、市政府针对我市农民住宅破旧不堪且占地面积较大的现状,合理制定了增减挂钩奖补政策,对拆旧的房屋及附属设施、院坝都确定了较高的补助标准,其他地上附着物参照征收土地补偿标准给予补助。通过对已实施的项目进行调查,一般拆旧农户户均可得到10万元左右的补助,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贫困户建房的资金压力。很多群众在兑现拆旧奖补政策后只需再交5—6万元就能住上已装修好的一楼一底的“小洋楼”,少数农户甚至在将旧房换新居后政府还要倒给补助。

  “在实施增减挂钩中我们特别注意搞好拆旧群众的安置,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伏曙光介绍,根据群众意愿灵活采取集中安置和货币化补偿相结合的方式,对自愿提前拆旧复垦的群众在搬进新居前发放过渡费进行补贴。从严掌握货币化安置,对在外创业经济条件较好、自愿申请货币化安置的群众根据奖补政策给予一次性货币补偿,同时在农村集中居住区按货币化安置人数人均预留50平方米的建设用地作为他们的最后保障。在拆旧农户安置过程中,我们进行了宅基地退出的探索,根据节约的宅基地面积(含房屋、院坝、畜禽养殖圈舍、房屋周围林盘地)一般按50元/平方米给予奖励。

  目前,全市已建成中心村60个、聚居点1248个,12.8万户祖祖辈辈住在土坯房和危旧房的农户住进了新居,实现了“一步跨千年”。

  指标收益建配套

  全部返还项目区让贫困群众“留得住”

  “不仅要让群众住上好房子,而且还要过上日子。”这是我市“巴山新居”工程的宗旨。新居建好了,农民有了房子住,如果公共服务配套跟不上,新居不能留住人,那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脱贫。

  众所周知,农民集中居住区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较大,加上路、水、电的配套,成本更高。按照“巴山新居”规划,根据聚居规模、人数,在聚居点要设置幼儿园、卫生站、商业网点、健身广场、文化活动中心、垃圾处理等公共服务设施,实现“五化、五通、五有”(硬化、绿化、亮化、净化、美化,通路、通电、通水、通电视和通讯,有1个活动广场、1个购物中心、1个卫生室、1个文化站、1个垃圾收运点)。按照规划实施,一个新村聚居点需投入数百万,分摊到聚居点的住户,户均高达数万元。为此,我市将增减挂钩项目节约的指标收益全部返还项目区,用于集中聚居区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设施建设。

  “山区群众不富裕,修路建校的钱不够,要靠党委政府和各级部门多想法子。”恩阳区下八庙镇党委书记熊亮说。

  熊亮所说的“想法子”,指的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相关政策。

  “下八庙镇钱库村规划拆旧161户,房屋用地面积163亩;规划建新安置145户,用地面积40亩,如此一来,就可以节约出来建设用地指标123亩。”熊亮算了一笔账,以前全村只有一条1.2公里的通村水泥路,利用增减挂钩产生的效益,不但能对建新居的农户给予补助,而且能够完善农村路网,还能投入供水、供电、生活垃圾、污水收集等基础设施建设。

  通江县诺水河镇梓潼中心村“巴山新居”聚居点公共设施建设的资金同样来源于土地增减挂钩指标收益。梓潼中心村临江小学200多名学生有了修葺一新的寄宿制学生食堂;村民有个小病小痛到村卫生室就能医治;聚居点里水泥村道直通家门,村民出户脚上不沾一点泥。

  通江县民胜镇鹦鸽嘴村、巴州区花溪乡天星村、恩阳区双胜乡金土村均是通过将增减挂钩项目节约的指标收益全部返还项目区的受益村。

  不难看出,利用增减挂钩项目节约的指标收益来加强项目区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在我市全面展开,并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在指标收益上,不得不提的是今年2月,国土资源部支持扶贫开发及易地扶贫搬迁的增减挂钩新政出台后,在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大力支持下,我市率先与成都市高新区签订了4500亩异地使用增减挂钩指标的协议,经市人民政府和成都市高新区协商,使用价格为每亩29.5万元,这是我省首例跨市、州使用增减挂钩指标的案例。何小兵说,这笔指标流转收益首先用于支付指标产生成本,扣除流转成本后的净收益主要用于补助当地拆旧复垦、补偿安置、基础和公益设施建设、产业发展等,以便更好地助推全市脱贫攻坚工作。

  节约集约兴产业

  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让贫困群众“能致富”

  市国土资源局调查发现,我市农村宅基地量大面广,目前存量约425.73平方公里,占城乡建设用地的比例达87%,人均占地约198平方米,其中相当一部分长期闲置、低效利用。如果通过实施增减挂钩,将人均综合用地控制在50—70平方米,可节约大量农村建设用地。

  据了解,为让农民群众更好地分享城镇化带来的增值收益,市国土资源局对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流转进行了试点实践。以出让、出租、作价入股等方式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进行流转,抵押融资,流转年限不超过同用途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最高年限。

  鹦鸽嘴村5组聚居点拆除56户危旧房,复垦45亩耕地;

  新庙村拆旧101户,复垦98.38亩;

  钱库村拆旧72户,复垦68亩;

  ……

  我市实施增减挂钩项目不仅考虑了建新、拆旧、复垦,而且非常注重同步培育产业,坚持产村相融、产居互动,围绕中心村、聚居点同步建设产业园区,新居建设与产业发展时间上同步规划、空间上同步推进。群众入住新居后在发展传统农业的基础上,通过政策引导、经济帮扶等措施鼓励农户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特色养殖业、特色林业、休闲观光农业和乡村旅游,增加了农民收入渠道。此外,挂钩指标对外交易取得的增值净收益也返还项目区补充用于产业发展,做到安居与发展并重,避免了新居“空心化”倾向,提升了农村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钱库村通过土地整理“筑巢引凤”,采取“农户+市场+龙头+企业”的经济发展模式引导土地流转15000亩规模化经营,吸引龙头企业、专合组织发展猕猴桃等核心产业园区1500亩。预计年收入可达750万元,真正使群众留得住,能致富。

  驷马现代农业示范园,覆盖元峰、革新2个村,占地5000多平方米的蔬菜名特优新品种展示园和先进栽培技术示范园层层拼接。60多岁的农户何平正准备给蔬菜大棚里的茄子施肥。她告诉记者,实施土地增减挂钩后,她家10多亩的土地都流转了,现在既可以从自己的土地里收租金,还可以到示范园工作,收入比以前增加了不少。

  谈起土地集约节约用地,一位刚从鹦鸽嘴村葡萄园出来的村民按捺不住喜悦之情:“土地增减挂钩让我们村大变样,发展了自己的产业,家家都有事做,家家都有钱赚。”如今,鹦鸽嘴村成了巴中有名的葡萄种植基地。

  “土地流转盘活了土地资源,促进了农田现代化耕作和农业结构调整,推进了农业向集约化、标准化发展。”这是我市实施增减挂钩给项目区群众带来的最深切的体会。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江北大道中段一号(烟草公司培训大楼) 邮编:636000
技术支持:成都冠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总访问量:loading...